“两个允许”落地,该医院拿出500万给员工发绩效!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19-09-29 11:44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2018年卫生院收支结余912.45万元,其中40%(364.98万元)用于医院运行建设,60%(547.47万元)用于增发全院职工的奖励性绩效。”

  去年,花东镇中心卫生院从结余款中拿出547.47万元给职工做绩效奖金,羡煞旁人!同样是一类事业单位,为什么 “别人家的卫生院”那么优秀?

  落实“两个允许”对激发基层活力,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具有重要作用。但目前成功落实、可供业内参考案例并不多。为了进一步了解“两个允许”的落实细节,“医学界”对话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温齐友,将花东经验的精髓同业内分享。

  打破“大锅饭”势在必行

  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中心卫生院位于105国道(花都区花东镇花都大道)旁,毗邻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建于1958年7月,有着悠久的历史。

  医院现有职工235人,实际开放床位98张,开设住院部内儿科、外科、妇产科;门诊部、急诊科、理疗康复科、医技科、检验科、药剂科、手术室、防保科等。

  门诊开设内科、儿科、妇产科、骨科、泌尿外科等专家诊室(由中、高级职称医师坐诊)。医技科拥有CT室、DR、全自动生化仪、血凝仪、电解质分析仪、彩超、心电图等项目设备。

  从硬件设备上,花东镇中心卫生院拥有一定实力,但就是这样一家“硬实力”达标的医院,也面临“软实力”的短板。花东镇中心卫生院遇到同全国大部分基层医疗机构一样的老大难问题——如何留住人才?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由于按照公益一类事业单位财政全额保障,医疗机构缺乏分配自主权,在一定程度上又出现了‘大锅饭’,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

  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温齐进一步对“医学界”表示:“一些能看病的多劳不能多得,优绩不能优酬,因此出现人才严重流失,基层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能力快速萎缩,大医院人满为患,导致医疗费用大幅度增长,老百姓难以感受到医改巨额投入。”

  坚持问题导向就是要积极改革基层医务人员留不住的问题,而这必须从落实“两个允许”开始。

  细化 “两个允许”政策

  谈起“两个允许”政策,时间要回拨到2017年。

  为了激发基层活力,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2017年人社部印发《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2017〕10号,《意见》表示为合理确定公立医院薪酬水平,提出了“两个允许”的概念: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

  为了落实人社部〔2017〕10号文件,2018年,广州市人社部联合市财政局、市卫健委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我市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制度的指导意见》。广州市在此次文件中提出了“允许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破除公益一类事业单位绩效工资调控水平,在统筹平衡和区级公立医院绩效工资水平关系的基础上,可按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政策合理核定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水平和总量。”

  这就是被国家卫健委多次点名的“公益一类财政保障,公益二类绩效管理”模式。

  2019年,为了进一步解决结余款如何分配的问题,广州花都区卫健委又再次制定文件《关于印发花都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经常性收入结余核定操作办法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规定了收支结余核定程序。包括每年1月初,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根据上一年度财务报表填报年度经常性收支结余情况,之后报送所属区医疗集团初审,区医疗集团初审汇总后统一送区卫健局复审,经过多方审核后,最终由区人社局核准发放绩效核增部分。

  从顶层指导文件下发,再到广州市一系列文件的制定,花都区“两个允许”的落实已经有章可循 。

  落实“两个允许”,547.47万元用于奖励职工

  顶层的框架已经有了,医院能否抓住改革的东风为职工“加薪”?

  温齐友向“医学界”介绍了去年卫生院实施“两个允许”的情况。

  2018年医院收支结余912.45万元,其中40%(364.98万元)用于医院运行建设,60%(547.47万元)用于增发全院职工的奖励性绩效。

  “实施‘两个允许’后,医院职工认识到医改政策的变化及医院的改革决心,对分配制度的调整逐步接受,并充分认识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好处,大家都积极投入工作,用技术、服务吸引和留住病人,利用医联体契机开始新项目,引进新技术。”

  去年,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在编员工的平均年收入是24万,比2017年高出3万余元,但温齐友表示这是在“两个允许”政策结余款还未发放前的数据。

  “收入上,2018年的收支结余中的60%用于增发全院职工的奖励性绩效,在2019年8月起分12个月发放。故2018年的个人收入中未体现。”

  “两个允许”给医院带来的三大改变

  “两个允许”到底会给医院带来了哪些积极效应?这是业内比较关注的话题。

  温齐友见证了“两个允许”政策从提出到医院落地的全过程,她认为该项政策对医院带来的益处并不局限于激发员工活力,对医院成本管控也产生了积极影响。

  “实施‘两个允许’政策后,医院的绩效考核方案进行灵活弹性调整,奖励性绩效向临床一线科室倾斜,职工充分体现多劳多得的好处,各科室不再为工作量大收入少而抱怨,不会总抱怨不够人手,要求招人。”

  给医院带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工作从被动变主动。医务人员工作主动积极,不推诿病人,转诊(院)率减少,合理增加住院天数,主动留住病人。

  2.借助医联体的契机,成立医疗集团心电诊断中心工作站、远程影像诊断中心工作站。各科室大胆改革,积极引进新设备,主动申请外出学习进修,开展新项目、新技术。

  3.科室增收节支意识不断增强,自觉减少和控制支出,尤其是耗材开支,不再盲目要求增加医务人员,降低人力成本。

  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实行基层医疗机构绩效工资制度改革,激活了医院的活力,有效提高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提升公益服务水平,促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开展。医院2014-2018年连续五年在花都区卫健系统公卫绩效考核中取得第一名。

  医院对“两个允许”政策十分赞成和支持,希望能够持续深入贯彻落实。

  基层提高服务能力才是“加薪之道”

  虽然落实“两个允许”关系医务人员的切身利益,对调动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主动性有着重要意义。但是并不是每一家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能成功实施。

  这其中的阻力除了实施改革的决心的主观因素外,还有一个客观因素,就是基层医院是否有结余的钱,给职工做福利。

  据了解,目前很多基层医疗机构还处于收支持平的状态,偏远地区更是严重收支不平衡,主要靠财政兜底。

  去年,花东镇卫生院结余912万元,这是其可以落实“两个允许”的底气。花东镇中心卫生院在医疗服务上又有哪些优势?

  温齐友认为该中心卫生院的主要服务优势有几点:

  ※ 1.乡村一体化管理,凸显村卫生室公益性

  实行镇村一体化管理,卫生站村民实行“一元钱”看病政策,做到普通轻症病不出村,小病不出镇。

  村医由医院统一管理,统一培训,本院医生与村医进行轮岗培训,不断提高村医的专业技术水平,村民满意度明显提高。

  ※ 2. 借势医疗集团,实现分级诊疗

  作为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体成员单位之一,人医专家定期到院授课、查房、指导急危重症及疑难病例。门诊开设名医工作室,集团内名医专家定期到院坐诊,使村民在镇内可以享受名医服务。

  集团内落实双向转诊制度,重症病人实行绿色通道转诊。病房开设联合病房远程会诊系统,对疑难危重病人及时进行会诊指导。

  ※ 3.上下联、信息通

  信息化建设:实行电子病人及电子处方,配置系统终端机7台,提供自助缴费、自助查询、自助打印检查检验结果等,开设微信预约挂号服务,自助叫号服务等。有效缩短就诊轮候、缴费时间,减少窗口排队现象。

  温齐友进一步介绍到,财政的扶持对卫生院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2014年,广州市、区财政拔款(990多万元)进行了全院整体装修,对医院环境及服务流程进行全面升级改造。病房配置了热水器、电视机、洗手间、空调等设备设施,大大改善医疗环境,群众的满意度大大提升。

  毫无疑问,落实“两个允许”是体现基层医务人员价值的有效途径,但从花东镇中心卫生院的改革过程可以看到,落实“两个允许”政策不单单靠一家医院之力,更多的是地区的顶层设计和改革的决心;其次,需要基层医疗机构提高自己的实力,在保持公益性的前提下,把“蛋糕”做大,只有服务能力提升、业务收入增加,待到政策落实时,医院才能抓住改革红利,医务人员可分配的收入才会增加。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