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管理之父”逝世,抗生素滥用问题依然严峻!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19-09-29 11:46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Stuart B. Levy,执业医师,微生物学家。

  是他,在美国率先发现:用抗生素喂养禽畜,人和禽畜都会耐药。

  是他,终其一生,都在研究抗生素滥用,对人、动物和环境的影响。

  2019年9月4日,这个被誉为“美国抗生素管理之父”的男人,因病去世。享年80岁。

  《柳叶刀-传染病》发布讣告称:Levy引领抗生素滥用相关研究,推动全社会关注畜牧业使用抗生素等问题。

  1999年,Stuart B. Levy在美国塔夫茨大学实验室。

  图片来源:《波士顿环球报》

  Levy对抗生素耐药感兴趣,源于日本科学家Tsutomu Watanabe的相关发现。

  后者是研究原核生物耐药性的先驱,在遗传学、细胞生物学和进化生物学等方面颇有建树。

  1960年前后,Tsutomu Watanabe发现一种耐药菌,能在不同物种间传递带耐药性的遗传物质。

  1964年夏,Levy来到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在Tsutomu Watanabe的实验室待了几个月。

  “实验室没空调。非常热,一进去就汗流浃背。但我们一待就是一整天。”Levy生前,曾对《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如是说。

  在此期间,Levy协助完成多项实验,发了几篇和耐药菌相关的论文。

  1970年前后,Levy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进行博士后研究。在美国动物卫生研究所(AHI)的资助下,他就畜牧业使用抗生素等,设计实验。

  此时,医学界、科学界、环保组织关于抗生素滥用的风险,已有颇多讨论。

  “当任何人都可以在商店买到青霉素的时候,也许就是麻烦到来之时。”1945年,抗生素之父Alexander Fleming在获颁诺贝尔医学奖时,如此警告说,“危险是有些无知者会自作主张、低剂量用药。这一剂量未能杀死细菌,反倒使它们产生耐药性。”

  到上世纪50年代,美国农场主们发现,经常给牛、猪或鸡喂低剂量抗生素,不仅能减少饲料喂养量,还能快速催肥。

  AHI给Levy提供科研究费,就是想证明:在动物饲养过程中使用低剂量抗生素,有益无害。

  1974年,Levy34岁。他带着300只小鸡,来到一个名叫舍伯恩的小镇。这里距离美国波士顿约20英里。

  他住进一个大谷仓。小鸡被分成两组。150只每天吃掺有四环素(一种抗生素)的饲料,另一组则吃普通谷物。两组小鸡的生活环境被严格分开,连一根羽毛都飞不过去。

  农场的孩子们也参与这一实验。他们收集自己和家人的粪便,交给Levy。

  “我们想知道,人吃了药养鸡,会发生什么。而答案都在粪便里。”Levy说。

  最终,“出资人”AHI被狠狠打脸。

  研究结果显示:耐药菌快速成为小鸡肠道的优势菌群。饲养半年后,人类粪便检测发现,当地人体内携带对四环素耐药的大肠杆菌,并占到肠道微生物的80%以上。鸡与当地人携带的耐药菌,含有对四环素等多种抗生素耐药的质粒。

  而对小鸡实施“无药”喂养半年后,大部分当地人不再携带四环素耐药菌。

  1977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跟进,提出“禁止在家畜饲料中添加四环素类和青霉素”。

  制药企业、畜牧业坚决反对这一提议。美国国会下属一个委员会提出,FDA应提供更多研究数据。FDA照做了。然后,相关提议不了了之。

  1999年和2005年,美国环境与健康组织多次要求FDA,推行其1977年的提议,并将禁令扩大到多个品类抗生素。依然无果。

  根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数据,2011年,仅美国肉类和家禽生产中的抗生素使用总量,已高达该国医疗用量的四倍。

  也是在2011年,FDA回复民众请求,称:不禁止畜牧业使用抗生素。因为这将耗费大量时间与资源。且动物制药业已表示,“普遍响应、自愿改变抗生素应用的情况”。

  但Levy和抗生素滥用,杠上了。

  他入职塔夫茨大学医学院后,专长微生物学研究,一干就是47年。

  其间,他和团队有多项重大发现。比如,对四环素耐药的大肠杆菌,能阻绝抗生素效用。以及,团队论证了牲畜长期、低剂量摄入抗生素,或成为耐药菌株提供理想的传播渠道。

  Levy上电视,做广播节目,接受数不胜数的报纸采访,频频出席学术会议,声讨抗生素滥用。

  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发起、成立非营利性组织“慎用抗生素联盟(Alliance for the Prudent Use of Antibiotics)”。多年间,Levy一直任该联盟负责人。

  “法国有句俗语:得了感冒,不吃药7天好;吃了药,一周痊愈。我们得让人们明白,抗生素有其使用的局限性。滥用是非常危险的事。”Levy在接受采访时说。

  1991年,他撰写、出版《抗生素的利与弊:看奇迹药物如何打破奇迹(The Antibiotic Paradox: How Miracle Drugs Are Destroying the Miracle)。书中直接、明了地指出抗生素滥用现状。

  2001年,该书升级、再版,更名为:《抗生素的利与弊:抗生素滥用如何破坏治疗效用(The Antibiotic Paradox: How the Misuse of Antibiotics Destroys Their Curative Powers)》。

  1996年,Levy感受到研发新型抗生素的紧迫性。其他制药企业并不打算在这方面有所投入。于是,他与Walter Gilbert博士合作,创办Paratek制药。

  随着研究不断深入,Levy提出,一些抑菌产品的过度使用,也会促使细菌生出耐药性。

  他认为,要解决细菌耐药问题,需要更好的监控网络。“你不能仅通过收集一份样本,分析其中的细菌耐药情况,就认为这能代表全国的耐药率。”

  Levy赞同WHO报告所称,应创建一个全球抗生素耐药监测网络。医院、非政府组织与当地社区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追踪抗生素的使用情况。同时,还应研发一些价格低廉、使用方便的测试手段,来推进细菌耐药性检测。

  2017年,在Levy振臂高呼“抗生素滥用”40年后,FDA全面禁止在禽畜饲养过程中,使用抗生素。

  长子Arthur回顾父亲的一生,称:“他有太多值得骄傲的成就。1960年,父亲以优异成绩,获得美国马萨诸塞州威廉姆斯学院文学学士。1965年,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学位,然后成为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的住院医师。此后,他在国立卫生研究院进行博士后研究。他还曾获得维斯大学和得梅因大学的生物学荣誉学位。1995年,获得美国微生物学会授予的Hoechst-Roussel奖,以表彰他在抗生素化学性方面的卓越成就。还有国际化疗学会颁发的Hamao Umezawa纪念奖等。”

  多年来,Levy被学界津津乐道的一段言论是:“细菌活过了恐龙时代。我们无法消灭细菌。我们要学习活在细菌时代。”

  2018年,Levy退休。他告诉大家:“抗生素管理的重任,要由你们接过去了。”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