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埃博拉疫情被控制之前两万人将受感染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20-02-06 10:16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西部非洲,埃博拉病毒导致的疫情仍在肆虐。

  9月2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警告说,西非埃博拉疫情正走向“失控”。世界卫生组织称,在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得到控制之前,估计会有两万人被感染。

  5天前,国际刊物《科学》最新一期发表了一篇关于埃博拉病毒病疫情的来源和传播的文章,论文名称为《基因组测序:揭示2014年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的起源和传播》。

  这篇论文是目前该领域的重要成果之一,8月5日投稿,21日即被接收。论文共有58位共同合作者,分别隶属于13家国际研究机构,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以及美国杜兰大学等。

  来自塞拉利昂凯内马公立医院的6位作者未能看到论文发表,其中5位因感染埃博拉病毒牺牲,另一位则在文章出版过程中因中风去世。他们均是抗争在埃博拉病毒病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和科技人员。

  这6位遇难者分别是玛布露·芳妮,塞拉利昂凯内马公立医院护士长;亚力克斯·莫伊博,注册护士;爱丽丝·克沃玛,病房护士;穆罕默德·富拉,实验室技术员;谢克·哈玛·坎,塞拉利昂健康和环境卫生部国家拉沙热项目主任。还有西迪基·萨法,他是一位实验室技术员,因中风去世。

  根据最新数据,截至目前,超过240位医护工作者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其中半数以上牺牲。

  此轮疫情可能是10年前中非埃博拉病毒传播引致

  埃博拉病毒病(以往称为埃博拉病毒性出血热)是易致命的人类疾病,病死率非常高。世界卫生组织称它为“世界上最凶猛的疾病之一”。其传播感染的途径是直接接触受感染的动物或人的血液、体液和组织。

  1976年,埃博拉病毒病首次大规模爆发于非洲中部的刚果共和国,当年共有318例病例,其中280例死亡,致命率高达88%。此后,埃博拉病毒病不断地在非洲中部蔓延。

  最新一轮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于2014年2月出现在几内亚,并在3月传播到利比里亚,5月至塞拉利昂,7月底至尼日利亚。到本周,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已经有3500多个确诊病例,1500多人死亡。

  2014年的埃博拉爆发中,几乎所有的病例都来自于人类之间的传播。感染病毒到症状出现的周期在2~21天左右,生存率约47%。

  塞拉利昂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之一,截至8月26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公布的数据为1026例疑似与确诊病例,其中422例死亡。

  哈佛大学和美国哈佛-麻省理工博德研究所是此次论文的主要研究单位之一。论文合作者之一、哈佛大学博士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与凯内马公立医院在拉沙热病的研究上保持了多年的紧密合作。2009年起,哈佛大学、博德研究所与美国杜兰大学联合进行埃博拉研究。

  “这些合作者会定期共享信息、数据和样本。同时,哈佛大学和博德机构为西非科学家提供训练与指导。”安德森说。

  论文的研究人员收集了塞拉利昂出现埃博拉疫情初期的78名患者的99个病毒样本进行分析,并与此前的基因组进行对比。结果显示,此次西非病毒大规模爆发可能来自于过去10年里非洲中部的一些埃博拉病毒的传播,引发此次疫情的病毒可能首先由动物传给人。其中一种可疑动物为果蝇。

  研究证实,塞拉利昂的疫情可追溯至一名几内亚传统治疗师的葬礼,这名治疗师因给埃博拉患者治疗而感染病毒死亡,来自塞拉利昂的13名女性参加了他的葬礼。塞拉利昂的第一名被确诊的埃博拉患者即为其中一名年轻孕妇,她因发热及流产住院治疗。

  研究者称,这13名女性在葬礼上感染了两种不同的埃博拉病毒,但目前尚未确认是由于死去的治疗师同时感染两种埃博拉病毒,或是参与葬礼的其他人在别处感染另一种病毒。

  这篇最新发表的论文在最后表达了对遇难作者的纪念:“不幸的是,为塞拉利昂的公共健康和研究作出了巨大努力的5位共同作者,在工作过程中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并未能战胜病毒,于文章发表前离世。我们缅怀他们。”

  “他证明了英雄的含义”

  凯内马是塞拉利昂第三大城市,人口约19万。作为世界上拉沙热(一种因拉沙热病毒所致的急性病毒感染—记者注)发病率最高的地区,蔓延而来的埃博拉病毒无疑给这座城市以致命一击。

  有26位论文作者来自塞拉利昂凯内马公立医院,均为一线医务工作者。他们负责筛选可疑病例,记录并收集血液样本,分离血浆或者血清,提取核糖核酸,诊断埃博拉病毒病病人。这些生物样品最后按要求空运至哈佛的研究机构进行重复检验。

  法新社曾报道,截至8月20日,有277人因埃博拉病毒病死于凯内马公立医院,其中包括12位护士。另有10位护士感染但幸存。

  法新社称,这些死讯引发了100名护士罢工,她们认为埃博拉病房管理不善。

  这些牺牲的医务人员并没有留下太多个人资料,有的甚至很难找到一张清晰的照片。

  除了谢克·哈玛·坎,他是领导抗争塞拉利昂此次埃博拉病毒病疫情的首席医生。坎死于7月31日,时年39岁。

  许多朋友在社交媒体上怀念他。“在这个‘英雄’一词被滥用的世界,他证明了这个词的含义。”一位朋友说。在他去世以后,塞拉利昂总统宣布他为国家英雄。

  坎曾在塞拉利昂大学学习药物学,毕业后与非洲传染疾病基因组卓越中心、非洲人类遗传与健康倡议组织一起工作,还是病毒性出血热共同体的创办人之一。作为病毒性出血热的专家,他已经救治拉沙热患者十余年。

  坎有四个兄弟姐妹,家人早已移民美国。这个夏天,他原本被邀请至哈佛大学访问,但最终决定留下,与埃博拉战斗。他亲自救治了100多名患者。

  去世前,坎曾接受媒体采访,说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因为医务工作者第一时间接触病毒感染者,所以很容易被感染。即使穿上全套防护服,也是危险的”。

  和他合作的科学家、论文的通讯作者帕蒂斯·萨柏提在悼念时说:“我会想念他的笑容和善良的心,也会一直敬重他过人的勇气、忠心与力量。”

  坎的家人目前正计划以他的名义成立基金会,以帮助那些已经牺牲的医务工作者的家庭,为学生接受医疗训练提供资助,为研制抵抗埃博拉与其他病的药物提供支持。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